这辈子做好一件事就够了
加入时间:2017/9/28 10:20:21  人气:94
 
 
     天台山,山水神秀佛宗道源,吸引过李白、徐霞客这样的文人墨客,诞生过“采药遇仙”的神话传奇。陈立钻就出生在这天台山脚下,几十年来,这座山与他的人生、他的事业紧紧相连。时至今日,每年的一大半时间他仍然会在天台,与他的铁皮石斛待在一起。
      在杭州简单朴素的办公室里,陈立钻用带着浓重“台州味”的普通话平静地回忆起自己的青春年代。“那都是很早之前的事了,过去就过去,一般情况下我不太会去想,我喜欢想明天的事,后天的事。”
      30多年的风雨创业史,陈立钻只用了简单一句话总结,“其实我只做了一件事,那就是种好铁皮石斛。”
 
仙草与少年
      陈立钻的青少年时期正值文革,高小毕业后,他如大多数人的选择一样开始务农。但陈家的这个儿子,就像他自己说的那样,喜欢想“明天的事,后天的事”。
     16岁那年,身为公社干部儿子的陈立钻到社卫生学校接受培训,学做赤脚医生。在缺医少药的农村,这是一份受人尊敬的职业。然而赤脚医生学成,陈立钻发现很多药书仍然看不懂,于是他决定重回学校读书,读完初中又上了高中。
      文革刚刚结束的年代,“下海”这个词还未曾出现,二十出头的陈立钻却勇敢地选择了“下海”。修水库、挖山洞、做引水工程、采草药、做生意……年轻的陈立钻几乎都尝试过,也算赚了些小钱。
       天台山钟灵毓秀,是天然的中药材宝库。当地人都知道,山上有种神奇的“仙草”,养阴生津、和平通补,用它煎汁,“关键时刻”能救命。这种“仙草”就是生长在悬崖峭壁上的铁皮石斛。野生的铁皮石斛数量稀少,当地人采摘之后往往将其加工成螺旋状的“铁皮枫斗”以便保存。早年,铁皮枫斗与黄金同价,只有豪门贵族才能偶尔享用。
      靠山吃山,天台山的名贵药材常被当地人借以贴补家用。由于过度采集,野生铁皮石斛已非常稀少濒临灭绝。在寻找自然资源濒临枯竭的野生铁皮石斛时,陈立钻心里动了念头,“这么好的东西,能不能人工种植?”
      1986年,陈立钻决定“上山搞技术进步”,一边种西洋参等药材,一边研究铁皮石斛的人工驯化。 没想到这“技术进步”一搞竟是8年。这期间,铁皮石斛种了死,死了种。“有时候看看它好像活了,过了几天,又不行了。”
      对于种铁皮石斛这件事,母亲明确表示了反对,“要是能种,人家早就种了”。父亲则一直没表态。而陈立钻不仅想把它们种活,还希望它们在人工种植的环境下仍然能与野生品种一样保持着“仙草”的神奇效果。
       在外人看来,陈立钻对铁皮石斛的执着有些不可思议,但在中医界,幸运的他遇见了不少支持关心他的前辈。杭州有位老中医听说陈立钻的事业,由衷诚恳得对他说;“如果你能把铁皮石斛种活,会让多少百姓受益啊,这件事你一定要坚持下去。”
      苦尽甘来,1992年,陈立钻带着人工栽种成功的铁皮石斛,敲开了中国医学科学院药用植物研究所的大门。药检所检验人员抱着十分怀疑的心态到天台,在栽培基地挖取铁皮石斛植株拿回实验室进行检验,得出的结论令人震撼,“陈立钻仿野生栽培的铁皮石斛成活率高达95%以上,与野生铁皮石斛所含的生物碱、多糖含量、氨基酸种类和含量基本相近。”也就是说,人工栽培的铁皮石斛与野生的药用价值几无二致。
      此后,国家林业部、国家濒危植物办公室组织专家对天台铁皮石斛组培苗农田栽培技术进行鉴定,认为:“组培的农田栽培铁皮石斛与野生铁皮石斛所含的生物碱、多糖的含量、氨基酸的种类和含量基本一致。”
      铁皮石斛被陈立钻种活了。
 
 
“无限接近野生”的铁皮石斛和“令人费解”的老板
      为了无限接近野生,不惜牺牲产量销量坚持在石头上种铁皮石斛;销量每年10%左右的“缓慢”增长;一定要长够6年半铁皮石斛才可以采摘;地里产出多少,成品就生产多少;长年保持着“零库存”的纪录;几乎不做广告;除了铁皮石斛,没有其他的产品……陈立钻的天皇药业有限公司,有很多常人看来“不可理喻”的地方。
     连天皇药业的员工,一开始也无法理解老板的做法。
     比如销售,立钻牌铁皮枫斗系列经常供不应求,销售人员常常对客户干着急、需求量这么大,上门的订单那么多,为什么不生产一些呢?
     陈立钻不让,“地里今年产出多少铁皮石斛,我们就生产多少产品。”
     那么,为什么不多弄几个大棚,多种一点铁皮石斛?自己种的原料不够,为什么不从市场上购买原料?陈立钻还是不让。“我们的铁皮石斛一定要在无限接近野生的环境下生长,一定要长在石头上,一定要在通透的环境下张,一定要长够6年半才能够用来制药。”
      “顽固”、“保守”、“跟不上市场”……类似的质疑,陈立钻听得太多了,也没往心里去。“他们说他们的,我做我的。”
       从1992年在天台建立大规模仿野生种植基地至今,集组织育苗—大田栽培—炮制加工—药品生产—市场营销为一体的垂直产业链已经建立起来,天皇药业的生产模式像个封闭的“小王国”,陈立钻一直走着稳定而踏实的“小步子”。在这里,你从来听不到“大发展”、“大跨越”之类的词汇。
      也不是不想扩大产能。自古以来天台山就是铁皮石斛的原产地,脱离了产地种铁皮石斛就违背了中药“道地药材”的古训。就算在天台也不是所有的地方能种植,所以,这个珍稀的药材只能是小众的高端品种。从事医药多年的陈立钻深深明白:“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换个地方种植盲目追求产量,铁皮石斛的药性就会发生改变,“仙草”或许就成了野草。
       也不是不想扩大市场,但每年生产出来的产品,没过多久就会销售一空。93%的产品在浙江本地市场就已消化,少量产品去了上海,1%的产品用于出口。销售人员愁的不是没订单,而是没货。
       陈立钻这样解释自己的名字。“姓陈,立字辈,五行缺金,所以起了个带金字旁的名字。”“所有的产品,打上的都是我的名字。如果东西不好,消费者骂的也是我,就算只为了这个原因,我也要把产品做好。”
       陈立钻眼中的铁皮石斛,不仅是一味名贵药材,一种能给他带来收益的产品,倒更像一位有灵性的植物。他研究它,尊重它,耐心摸透了它的性格脾气,一切顺着它的性子来。然后,他们成了朋友。
      他戏称自己是农民,只会按农民的方法说话做事。“尊重自然,敬畏自然”,简单朴素的理念,对于种植铁皮石斛来说可能就是最接近真理的态度。早在采药时,细心的陈立钻就有意识地记下了野生铁皮石斛的生长环境:温度、湿度、光照、朝向。这些环境条件,被尽可能百分百地还原到了栽培铁皮石斛的大棚里。铁皮石斛喜阴却不耐湿,坡地是是佳生长环境。为此,每个大棚都配备了气象站和山泉水池。野生的铁皮石斛根不入土,附生在石头上。陈立钻的大棚里就铺着碎石。铁皮石斛不接触土壤等基质,不会长虫,也就无需使用农药,客观上有效规避了目前中药普遍存在的农残问题。
      在许多搞现代农业的专家看来,陈立钻的种植方式十分落后,但陈立钻坚信一条,种药不是种花种菜。药品的价值就在于它的疗效,为了保证自己种出的铁皮石斛不枉“仙草”的名声,他坚持用这种“落后、低产”的方式,并且乐此不疲。
 
 
 
认真不当真
      也许是销售压力几乎为零,也许是老板温和随意的性格,天皇药业的员工们都或多或少得沾上了那种安静、出世的气质,不急,不争。
      问他如何管理员工,他的回答让人有点意外。
     “我很少管他们。”
      这个“少管”,包括不进行针尖对麦芒的考核,没有末位淘汰等等。30年来,只有极少数人从天皇药业辞职走人,还有的人走了又回来,陈立钻也照样收下。在天皇,员工队伍超级稳定,工作十多年以上的比比皆是。如果真的遇到不适合的员工,陈立钻会试着给他换换岗位,“人都有可取之处”。
     有人觉得,像这样松散的“无为而治”,员工们不会太舒服吗?没有压力,人还会努力工作吗?陈立钻的员工不这样想。一位在天皇药业工作了多年的老员工告诉记者,“陈总对我们好,所以从内心觉得在这里工作很幸福,只有静下心来好好工作才对得起老板。”
     对于老板的“另类”,员工们已经习惯。不知不觉中,他们接受并认同了陈立钻做事的方式。“做好今天的事,其他的都放下。”陈立钻举起手边的不锈钢水杯,来解释“放下”的重要。他说,与“拿起”相比,“放下”更重要。“这只杯子,我举起来了举一秒没问题,举10秒手就有感觉了。举一分钟,手开始酸了。要是让你一直不动举上10分钟呢?人早就累死了。所以,一定要学会放下。”
      其实,陈立钻也不是真的“不管”,真的“放下”。他把自己的责任想得很清楚。1000多名员工,1万多名签约合作的农民,给他们提供就业机会增加收入,这才是他的责任。
      从天皇药业成立到今天,30年过去了。算上在山上的那些光阴,陈立钻与铁皮石斛打了半辈子的交道。他说,这辈子能把这件事做好,就行了。
 
 
    “认真不当真。”这是陈立钻的处世之道。
     这份认真,使得立钻牌铁皮枫斗系列成为石斛类产品中的“药准字”,这也意味着,立钻的产品安全、有效、可控。
      而“不当真”,则让陈立钻能够坦然地面对困难。不管是在山上钻研种植枝术的时光,还是在遭受业内外的各种质疑的时候,他都一个态度,“尊重自然、敬畏自然”,坚持不懈地在品质上精益求精,在服务上尽善尽美。
      好品质必然带来大市场。(今日早报记者  张远帆)
                                             ——摘自《今日早报》2013.8.28
返回列表 >>
联系我们  |  在线互动  |  网站地图
技术支持:乐邦科技